今天太太们更新了吗

杂食动物
偏all耀和红茶会,本命好茶
混迹aph圈,入圈其实不久
凹凸圈也混,欧美圈接触一点点
吃贱虫,虫绿和盾铁
只要是好粮都吃
偶尔写写文,更新不稳定,是的因为文笔渣
写文一般只写APH的
(只想吃不想产(头像本体

【联五轴三】既然是小孩子那就做点有趣的事吧(上)

※耀诞迟贺,联四×耀,极东友情向吧,花夫妇有(暂时没出场)
※国设,联四变小梗,为什么我就喜欢写小孩子呢_(:з」∠)_
※放心,这次不是坑_(:з」∠)_
※ooc属于我
※这条咸鱼终于记起自己还要写文_(:з」∠)_

※中在这儿→
——————————————————————————————

如平常般去往会议室的王耀在将手放到门把手面前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反复看了一下面前的木门,确定没有换成隔音很棒的门时才停下审视的目光。

  我又来早了?王耀摸着下巴想着。最终还是选择推开门。果然一个人都没有。王耀直径走向长桌,心里一阵抱怨: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一点时间概念都没有,都那么晚了竟然还没到阿鲁。正摇摇头准备就坐的王耀忽然发现桌面上的一副眼镜以及未关闭的PPT。

  “什么嘛,他们先到了?可是为什么不在阿鲁?”王耀疑惑地拿起那副熟悉的眼镜,“哇,阿尔弗雷德竟然摘掉了他的眼镜阿鲁,平时不是说带着帅一直不肯摘的吗。”

  王耀放下眼镜,不解地看向四周,东西都还没收拾就走了?王耀动了动脚,却踩到了一个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双皮鞋。

  “看这码数是亚瑟的吧?等等,亚瑟的鞋怎么会在这儿?!”王耀微微皱眉只觉事情并不简单。

  正当他准备打个电话给他们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窗帘被拉动的声音。王耀立马转过头,风悄悄从缝隙溜进来,吹得窗帘微微拂动。他盯着那个遮了一半阳光的窗帘盯了一会儿。

  “出来。”王耀放松下来,抱着双臂忽然开口。“多大的人了阿鲁,还玩捉迷藏。”王耀半责怪地对着那边说。

依旧没得到任何回应的王耀慢悠悠地走向窗帘那边,刚准备伸手拉开窗帘,门口那边却传来了声音。

  “呜哇,伊万你干嘛挤我!”阿尔弗雷德聒噪的声音久违地传来,只是似乎有些嫩?

  “明明是你太胖了,还好意思和我挤一起。”伊万不客气地说。

  王耀赶紧转过头正想说教他们一番却被眼前的两人惊得把话都咽了下去。

  “啊…你们两个!那么容易就暴露了!”又一道稚嫩的声音从门后传来。亚瑟从门后抱着双臂光脚走出来。过大的西装邋邋遢遢地套在他身上,亚瑟皱着眉嫌弃地看着躺在地上不起来的阿尔弗雷德。

  “啊…哥哥我的头发都被你们挤乱了,真是,谁说要躲门后的。”弗朗西斯边抱怨边从门里出来。

  “都是伊万不好啦!”阿尔弗雷德干脆就趴在地上丢锅给伊万。

  王耀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四个长得很像四蠢的小朋友…好像还有一个女孩儿??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你们……怎么回事?”王耀扶额,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问道。

  那边四只停止了争吵,只见伊万笑眯眯地说:“这个你得问亚瑟了呢,对吧?亚瑟?”

  被点到名字地亚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颈,说:“嗯…这个…我可以解释…”然后撇了一眼严肃的王耀艰难地开口说:“就是…那个…”

  “他魔遗了。”弗朗西斯好心地替他说出去了。

  “魔遗?”

  “啊,就是魔力无法控制出来了的意思,和尿床差不多。”

  亚瑟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他攥着拳头然后对弗朗西斯吼着说:“喂你这什么比喻啊?!”随即有些窘迫地闭上眼说:“总之就是他们被我的魔力影响到了,就这样了。”

  王耀不禁感叹了一下这种奇怪的操作。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亚瑟说得等魔力自己消散。”阿尔弗雷德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抢着说。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王耀走近了他们。

  “不知道。”亚瑟靠着门说。

  “那你们今天要怎么度过?”

  “……”四脸茫然。

  四个人乖巧地站在王耀面前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王耀摸着下巴打量了一下他们。

  …我终于不是这里最矮的了。王耀自心里发出感叹。

  四张包子脸呆愣地看着他,王耀忽然觉得:这群小崽子们就这样下去好像也不错啊。忘却掉他们的本性,好像真的挺萌的。

  王耀内心深藏的弟控因子忽然爆发,他忽然蹲下来,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wang,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吗?”阿尔弗雷德看着忽然不对劲的王耀开口问道。

  “嗯?是吗?”王耀笑着眯眼看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用力点了点头。

  “你们的衣服?”王耀转移了话题。

  拖地的围巾,不合脚的鞋,几乎是挂着的宽大衣服,看着像偷穿父亲衣服打扮的小孩子。王耀偷笑了一下。

  “哥哥我差人送来了。喏,就在那儿。”弗朗西斯指了指门外的纸箱。

  “那你们干嘛不换?”王耀疑惑地问。

  只见亚瑟一脸嫌弃地说:“你自己看看那都是些什么。”

  王耀好奇地打开了箱子,总算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不换。

  “弗朗西斯你…没想到还有这种癖好阿鲁。”王耀见到里面轻飘飘的裙装略显惊讶地说着。

  “才不是啊,只是小时候穿的只剩这种啦。”弗朗西斯解释着。

  “哦————你小的时候还有这种癖好啊。”王耀恍然大悟地说着。

  “啊——这是艺术啊你们这群不懂美的家伙!”弗朗西斯似挣扎般解释着,“我可是好心帮你们的诶!!谁叫你们一个两个把童装都扔掉了!”

  伊万阿尔王耀亚瑟:谁会拿穿不了的衣服收藏啊??

  王耀拿起一件骚气的淡粉色裙子眯着眼打量着,想象了一下穿在他们身上的样子。忽然他又笑了起来。
  

  除弗朗西斯以外的三人直觉不好。只见还没反应过来,王耀已经把那条裙子套在了亚瑟身上。

  “其实裙装也可以的啊。”王耀看着愣神的亚瑟满意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人以及亚瑟还在震惊他是怎样那么快套上衣服的。

  弗朗西斯先回过神得意地说:“哈,谁让哥哥我领先在时尚的潮流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你太搞笑了吧?!”原本宽大的西装上再套上一条裙子显得亚瑟有些臃肿,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还没等他笑够,忽然身上一紧,一条小一点的裙子就箍着他了。他的手臂被裙子紧紧包着,衣服隔着衣服挤着他的肉,阿尔弗雷德觉得有些难以活动,他笑不出来。

  “噗呼呼,死胖子也有这一天呢,真担心你的肉会挤破这条可怜的裙子。”伊万笑眯眯地说着,说着忽然感觉到一股炽热的眼神正盯着他,他赶紧睁大眼睛看向王耀,低头示弱般说:“小耀……万尼亚不想穿……”伊万本来就长了一张欺诈性的和善脸,在加上带着点可怜意味的语气,王耀不免有些心软。

  

  王耀放缓了语气却还是不可质疑地说:“你不可能穿着那么大的衣服出去吧?我不帮你穿,你自己来好不好?万尼亚要乖哦。”说到后面完全是哄孩子的语气了。伊万见王耀铁了心想他穿,他也没办法,他可不想变成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那种蠢样。

  “那小耀亲一口我我就穿。”伊万做些最后的挣扎。他想:不管怎么样先讨利息。王耀犹豫地看了一下伊万,伊万马上瞪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王耀,王耀抵挡不住眼神攻势,拉过伊万在他脸颊亲了一口,然后摸摸他的头说:“现在可以穿了吧?”
  

  伊万没想到王耀竟然真的愿意亲,开始认真地思考着:干脆一辈子都这个样子算了。旁边几个人见伊万被亲了纷纷表示不服,阿尔弗雷德大叫出声:“这不公平!wang!”亚瑟悄悄点头附议。

  伊万在王耀亮晶晶的眼神中不情愿地拿起了那条黄色的小裙子,然后黑着脸对阿尔弗雷德说:“你都让小耀帮你穿衣服了还有什么不满?”

  阿尔弗雷德想要跑到伊万旁边揍他一拳,却举步艰难。

  “wang…你可以帮我脱下裙子吗……我感觉我要窒息了…”阿尔弗雷德可怜巴巴地望着王耀。

  还没等王耀做出反应伊万就走到了阿尔弗雷德面前,挡住了阿尔弗雷德望向王耀的视线。

  “伊万你别挡着我啊!你不知道你自己能占多大面…啊!!你干嘛?!”阿尔弗雷德躲着伊万伸过来抓住他裙子的手。

  “嗯?我当然是在解救这条裙子啊。”伊万轻快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飞快。

  “呜哇哇!!你等等!!”阿尔弗雷德往后小蹦着,重心一个不稳,摔了。刺啦的一声,阿尔弗雷德望着眼前伊万手里的蓝色衣服碎片懵了,为什么会有种被人强暴了的感觉???

  其他三人略显冷漠地看着两人的日常。

  伊万扔下手中的碎布对阿尔弗雷德说:“哎呀,死胖子把衣服撑破了呢~”

  “哈?!明明是你硬来才破的吧?!”阿尔弗雷德的双手终于被解放,一拳呼了过去,可惜对于伊万来说阿尔弗雷德的力气还没他妹妹大,更何况是隔着一层外套。阿尔的拳头“软绵绵”的打在伊万的身上。秉着虽然不痛但为了人设的原则伊万掏出了水管。
    

   “那现在怎么办呢?”王耀拽着伊万的围巾,防止他的水管打过去。

  “只能出去买衣服了吧,哥哥我可没有多余的童装了。”弗朗西斯站在一旁看着亚瑟拽着愤怒到呆毛都竖起来的阿尔弗雷德。

  “好主意,来来来小伙子们换上衣服咱们出门!”王耀将伊万的围巾在桌腿上绑了个死结叉着腰说。

  “…等等,小耀,围巾…”伊万商量地看着王耀。

  “不许拆哦!”王耀笑眯眯地俯视着伊万。

  “可是…”

  “等你冷静下来先。”没等伊万求原谅完,王耀一手一个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抱起来就往小房间走。亚瑟红着耳朵不说话,阿尔弗雷德得意地看向黑着脸的伊万做着鬼脸。

  “弗朗西斯…”伊万看向剩下的弗朗西斯。后者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也跟着他们往房间走。

    “!等等,耀,我自己来吧…”

   “啊啊啊别捏我的肉!!”

   “耀其实我裸着更舒服…啊好好好我穿就是了!千万别报警!”
  

  听着隔着房门传出的声音,伊万将脸埋到围巾里告诉自己要坚强。【委屈jpg.】

——TBC——

评论(4)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