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太太们更新了吗

杂食动物
偏all耀和红茶会,本命好茶
混迹aph圈,入圈其实不久
凹凸圈也混,欧美圈接触一点点
吃贱虫,虫绿和盾铁
只要是好粮都吃
偶尔写写文,更新不稳定,是的因为文笔渣
写文一般只写APH的
(只想吃不想产(头像本体

【好茶】晚安,我的爱人。

※呜哇,我好像没赶上七夕?
※可能剧情有点凑,我赶紧打的,有车
※开学了我可能就不更新了_(:з」∠)_可能啊!!(反正没人看啊哈哈)
※车的链接看评论

——回憶是把抹著蜜糖的刀,甜過以後便只剩刀子留下的傷痕。——
————————————————————————

  伦敦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行人匆匆忙忙地赶着路,生怕已经变得灰茫茫的天空猛地落起雨来。还没等亚瑟冲回家,豆大的雨就打在了他小小的身上,高速降落的雨珠擊得他的一阵刺痛。他尽力迈大步伐往家里赶,他的玫瑰还在后院毫无防備地被忽如其来的雨打击呢。

  好不容易赶回家中,脱下湿漉漉碍事的鞋子,也不管身上有多难受,他直径往后院走,却发现他的玫瑰不见了。

  他慌慌忙忙地跑进屋子,母亲不在家,但是他的玫瑰正好好地摆在桌子上。他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雨水已经将地板浸湿,头发耷拉在额头上紧紧贴着,原本就有些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他一半的视线,湿透的衣物耷拉着挂在他身上,回过神来才感觉到刺骨的冷。

  他赶紧脱掉身上的几件衣服,然后跑到浴室简单地用热水冲了一下然后拿毛巾擦干身子,换上干衣服。希望不要感冒。亚瑟吸了吸鼻子想着。

  他将毛巾盖在头上,点燃壁炉里为数不多的几根柴,坐在慢慢燃起的壁炉前取暖。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亚瑟警惕地看向门口,接着他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闷闷地从门外传进来:“你好,有人吗?我只是想进去避避雨。”那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叫喊清晰地传进来。

  亚瑟稍微放心了一点,他慢慢走到门口伸手将门打开,一个穿着雨衣的老人出现在他眼前。

  雨水积在黑色雨衣凹下去的部分,这件雨衣对这个老人来说似乎有些大了,扎着黑色小辫的老人见到亚瑟露出些许惊讶地表情,随即消失。

  他低头对着亚瑟说:“这位小先生,外面雨势太大了,我家离得有些远,所以我想在这儿避避雨。”

  亚瑟看着面前对他表示真诚的和蔼老人,他点了点头,开口说:“当然可以,请进。” 

  老人对他表示感谢,将雨衣和湿透的鞋子脱掉,亚瑟给他递了双专门给客人准备的拖鞋。

  老人穿上鞋子,跟着亚瑟来到壁炉旁,老人对亚瑟说:“孩子,谢谢你。”然后他看到了在桌子上的玫瑰,“噢,那是你种的玫瑰吗?它可真漂亮。”他惊喜地说。

  亚瑟见他对他的玫瑰的赞赏,颇为骄傲地说:“是的,那是我的玫瑰。”

  老人见亚瑟自豪的表情和善地笑了笑,他对亚瑟说:“你很喜欢你的玫瑰是吗?”

  “是的,它非常美丽。”

  “我也喜欢玫瑰,准确来说是我的爱人喜欢它。”老人看着那朵玫瑰,他不像是看着玫瑰,更像是透过它看着某个人。

  亚瑟好奇地看着有些出神的老人,对他说:“您的爱人?”

  老人回过头,坐到亚瑟旁边,他看着亚瑟好奇的眼神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因为面部的牵动而挤在一起,昏黄的火光洒在他脸上,亚瑟可以看到他棕色眸里溢出来的喜悦和幸福。

  “我们是从小认识的青梅竹马,大概在你这个年纪吧,说起来你也很像他呢。”老人摸了摸亚瑟的头发,继续说道:“他是个极富探险心的人,说是要找到世界最稀有的种子,固执地要命。”说着笑了笑,又道:“可是就是这一点吸引了我。我刚从中国来到这里的时候谁都不认识,他是第一个找我搭话的,原因是我们的窗户对着。呵呵,现在想想那可真是缘分呢。”老人陷入了回忆。

他?亚瑟并不认为是老人口误,于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没打扰老人。

  柴火还在噼里啪啦地烧着,雨拍打窗的聲音漸漸變小,原本残留在身体里的冷流被空气中慢慢升起的温暖气息融化,亚瑟不禁有些犯困。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老人又开口说道:“能在这种天气下存活下来,你的玫瑰真坚强呢。”

  亚瑟揉了揉有些干涩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我的爱人曾经也试过种玫瑰,可是伦敦的气候看起来并不怎么适合种玫瑰,所以他老是失败。”老人带着笑意的说着。

  “那后来他种成功了吗?”亚瑟问。

  “是的,他送了一个玫瑰园给我。”老人摸了摸亚瑟金色的头发说。

  亚瑟略显崇拜的说:“那他一定是个温柔的人。”

   “是的。他非常温柔。”

  “那后来你们就在一起了吗?”

  “是的。我们在一起了。”

  “那可真好。”亚瑟耷拉著眼皮,打了一個小小的哈欠。

  老人见亚瑟昏昏欲睡的样子就让他靠在他身上。亚瑟没有客气地倒在他身上,任凭老人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

  亚瑟眯着眼,绿瞳因为干涩而氲起一层水雾,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波光粼粼,他看着脸上一直挂着笑的老人迷迷糊糊地说:“那你们后来怎么样了?”

  老人想了想,开口道:“后来他離開了,我们很久很久很久才能见到一次……”老人沙哑的声音在脑海里渐渐化为虚无,亚瑟彻底睡了过去。

  春天的风轻轻拂过正开的旺盛的玫瑰,荡起一片红色的花海,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花香。他在一片玫瑰园里,而他的注意力确不在这满园的玫瑰里。东方的少年站在他面前,红色发绳扎起的墨发随着风微微拂动,伦敦难得一次的晴天,他脸上的笑灿烂得晃眼,竟令得周围的玫瑰黯然失色。亚瑟看得有些呆,直到面前的人牽起他的手來才回過神。

  “你是誰?”

  “我?我是你的玫瑰啊。”

  “我的…玫瑰?”

  东方少年见眼前的人愣神不禁笑了笑,亚瑟只觉他非常熟悉,便不再纠结他到底是谁。

  “那你叫什么?”

  “王耀。我叫王耀。”

  “王…耀?”亞瑟轻声读了一遍。

  “对,王耀,只属于你的王耀。”

  唇上忽然多出的温度让亚瑟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被王耀轻轻抓著。或許是受到花香的誘惑,亚瑟主动回吻着王耀,两人的舌尖并不生疏地纠缠在一起,第一次的接吻仿佛已经演练过数万遍。

  两人的唇才刚分开,玫瑰园便消失了,王耀的笑忽然带上了苦涩的韵味,他放开了亞瑟的手。

  “你該走了。”

  “去哪兒?”亚瑟不解地问道。

  “你一直追趕的地方。”

  忽然出現的人群将他們俩分开,亚瑟被挤到了船上。人头攒动的码头再看不见王耀的身影,亚瑟的内心忽然泛起一股无力和酸涩感。他转身踏上了航行的旅程。

  大西洋的航行并不是那么顺利,他遭遇过暴风雨,遇到过海盜,甚至落入荒島。唯一让他继续前进的便只有对追寻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宝物以及对王耀停不下的思念。

 

  他将想说的话写在信里,期盼着海鸥能将这份寄托着思念的信件安全送达。他闲下來时最喜歡做的就是看着天空披上漂亮的橘紅色外衣,太阳一点一点沉入水底,一天终于结束,又减少了和王耀见不到的日子。但他总是想:要是耀在身边就好了。

  执念的种子一但种下便迅速生根发芽,他拼了命地找寻自己一直追寻的東西,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敗,像他一次又一次地种植玫瑰园里的每一朵玫瑰那样。他用了很多年,这次也不例外。

  忽然下起大雨的伦敦码头并没有很多人,亚瑟急匆匆地顶着雨往家的方向走。红色身影被雨珠打散,模糊地映在亚瑟绿色的眸里,王耀就這麼站在信箱面前拿着那些他好幾個月前寫的信。他不确定王耀身子是因为淋着雨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写的信而微微顫抖,或者两者都有。

  他冲上去抱住了他。王耀似乎吓了一跳,他转头往看。亚瑟咧开嘴对他笑着,大雨淋湿了他的金发,未认真打理过的脸上有些胡茬,他这样看起來有些狼狈。

  “我回來了。”亚瑟将头埋在王耀的颈脖里闷声说道。

  “…欢迎回來。”王耀转身抱着亚瑟,脸上的雨水混杂着酸涩的泪划过脸庞。

(车请走评论链接)

   王耀眯着眼轻声说:“很抱歉,你种的玫瑰我沒照料好。”

  亚瑟笑了笑,抱紧了王耀,贪婪地吸着王耀身上那股玫瑰的花香,说道:“你这不是好好的吗?”

  两人疲惫地入了眠。

  睁开眼的最後一幕停留在了王耀满是泪痕呆滞的脸。他跪在了一块石碑面前。亚瑟沒有任何情緒,因为他任何情緒也表現不出來了,只能看着自己的爱人崩溃地哭着。他想抱住他,但做不到。

  “你该醒了。”王耀稚嫩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窒息感如潮水般涌來,亚瑟喘着大气睁开眼,他的脸上凉凉的,亞瑟伸手摸了摸,才发现是自己的泪水。他为什么哭了?亚瑟茫然地看着屋顶。壁炉的柴已经烧没了,他没再听到雨声,大概是停了,他被抱在了沙发上,老人已经不在了。

  酸涩的感觉仍残留在心底,这并不好受,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想睡个回笼觉来缓解这不知名的堵塞感,却怎往都睡不着。他往四周看,忽然发现原本紧紧閉合的玫瑰开了。他惊讶地跑到那株玫瑰面前,睁大眼睛好奇地观察着。

  红色的玫瑰终于大方地对外展示着它独特的美,未蒸发的小水珠在红色的花瓣上打着滚然后不小心翻到土里。

  微卷的花瓣如含羞的少女般半遮半掩,雨后的第一缕陽光从窗外照進來,洒在花上,使得红色的花变得更加有光泽、妖艳。花香传到亞瑟的鼻子里,有些痒痒的。

  亞瑟盯了好久,却始终觉得好像沒那么高兴,心里空落落的。他忽然瞥見花盆底下压着一张小纸条,他抽出了那张纸条。上面用优美的意大利圆字体写着:

  “后來我和我的爱人还是在了一起,并且非常幸福。玫瑰开了,很好看吧。孩子,谢谢你让我进屋避雨,请好好珍惜你的玫瑰吧。
                                                                    ——To Arthur.”

——END——









我知道剧情有点迷…让我来说明吧!✺◟(∗❛ัᴗ❛ั∗)◞✺
从前有个大亚瑟和王耀遇见相爱了,但后来翘辫子了,然后bulin地一下转世成了小亚瑟,小亚瑟遇到了大王耀,然后玫瑰其实是有魔力的,见他们有缘分就siu地一下让亚瑟感受了一下前世,然后小亚瑟就醒了但是忘记了刚刚梦到过的东西(好不容易将要成为大人了来着【滑稽】)然后捏大王耀是后来才反应过来的,但不忍心打扰小亚瑟,于是就走了,还给他一个虚伪的美好结局
感不感人,甜不甜!!甜到爆炸好吗【buni】【一到开学我就不正常】(๑•ี_เ•ี๑)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