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太太们更新了吗

杂食动物
偏all耀和红茶会,本命好茶
混迹aph圈,入圈其实不久
凹凸圈也混,欧美圈接触一点点
吃贱虫,虫绿和盾铁
只要是好粮都吃
偶尔写写文,更新不稳定,是的因为文笔渣
写文一般只写APH的
(只想吃不想产(头像本体

【好茶组】拼凑的断音

※标题随便起的嗯,是个小短篇,其实本来是未完结的日常那篇番外来着,脑洞是和我弟玩的时候想到的
※高甜✺◟(∗❛ัᴗ❛ั∗)◞✺ 文笔渣
※结局有点烂,ooc有,不嫌弃就↓


家里偶尔的一次大扫除让亚瑟发现了这个被藏在各种杂物缝隙里的小盒子。拂开上面堆积的灰尘,木质的盒子上歪歪曲曲地刻着“Arthur”,刻着玫瑰花纹的盒子被这几笔划去了美感。

  亚瑟打开盒子,不意外的发现了童年的小玩物,几乎都是和王耀一起玩过的男孩子必有的玩具。只是勾起他为数不多完整回忆的却是被玩具埋在底下的一团纠缠着的绳子和被压扁的两个白色纸杯。亚瑟拿出被压扁的纸杯,翻转到刚才被压着的另一面,一个说是“人”也不像的人像画在纸杯上,一个大字和一个不算圆的圆,凭借着那一笔弯曲的黑色痕迹和滑稽的表情,他算是记起画的谁了。另一个纸杯上画的就容易看的出画的谁,特别是那刻意加深了的眉毛。亚瑟有点想笑,却盯着这两样东西出了神。

   夏天的蝉还在窗外不知疲惫地叫个不停,阳光悄悄透过白色窗帘为房间染上柔和的米黄色。风扇在一旁发出嗡嗡的轻响,亚瑟坐在书桌上认真地看着书。

  忽然窗户传来敲打的声音,亚瑟原本不想理的,可是那敲打声变得越加急促。亚瑟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拉开窗帘,黑发的少年映入他眼帘,因为照在阳光下锲而不舍地拿衣杆敲打他窗而在额头上出了一点细细的汗。少年毫不在意被打湿的刘海贴在脸上的黏腻感,见亚瑟露出脸了便笑了起来,张大嘴让亚瑟开窗。

  两人的房间的距离大概就一个晾衣杆加半个青年手臂那么宽,正常交流是没问题的。因为彼此母亲的关系,亚瑟住在了王耀旁边的一栋楼,正巧的是他俩的窗正好对着,小时候无聊的时候就大声叫对方然后隔着短短的距离聊天,因为这个天然的优势他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亚瑟无奈地打开了窗,一阵凉风吹得亚瑟一阵酥麻。王耀见亚瑟这幅模样不由得笑出了声,说:“看吧,开着窗凉爽吧?”亚瑟将手撑着下巴趴在窗台,眯着眼感受着带着夏日特有的清凉的风,对着对面的人说: “嗯,还不错,找我什么事?”

  王耀放好晾衣杆,学着亚瑟的姿势笑眯眯地开口答道:“我找你一定得有事啊,只是怕你闷死在屋子里嘛。”

  徐徐的凉风拂起王耀的黑发,从两人的眉间、指尖留下了清凉,带走七月的热气。空气中弥漫着的慵懒气息让人不自觉地耷拉着眼皮。

  完全不想动的两人有搭没搭地聊着无意义的琐事,楼下面包店又有新款面包啦,班里谁谁谁脱单啦,数学老师的秃头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啦,今天又吃了些什么啊。把能想到的都说个遍,说到太阳将两人的头顶都晒得发烫。

  王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高兴地开口:“亚瑟!我们来做‘土电话’吧!”

  亚瑟看着忽然兴奋起来的王耀,不解地说:“‘土电话’是什么?”在英国好像没有接触过太多这种玩物,不会,也不能。

  王耀歪头想了想说:“就是像电话一样的东西啦,但做起来简单多了!话说我也是第一次玩这个呢!”

  王耀说着就转身回了房间翻找着些东西,冲出房间到客厅找了两个纸杯,然后拿着房间里找到的一根红色的细绳重新站在窗台,举起来展示给亚瑟看,然后拍拍胸脯自信地说:“看我短时间给你做个电话出来!”

  说着拿起剪刀在两个杯底各戳了一个洞,将绳子两端穿进洞,然后打结。亚瑟颇为有趣地看着他倒腾。王耀看着很快做好的电话皱了皱眉,低声说:“好像还差了点什么。”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疑惑的亚瑟忽然就想了起来。

  他转身翻出在柜子里的蜡笔,一根黄色的蜡笔画几根垂下来的头发,再拿黑色的蜡笔加上一个圆,画上一个翻白眼的表情,然后特别加深了眼睛上面的眉毛。他画好后拿起那个杯子,看一眼亚瑟又看一眼画,瞬间笑了出来。

  亚瑟不知道王耀画了什么能让他自己笑得像个傻子似的。
 

  “喂,你傻笑啥,扔过来给我看看!”亚瑟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你,哈哈,等等嗝哈哈哈!”王耀笑得打出好几个嗝,然后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吸了吸嘴边快要喷出来的口水,说:“你得保证你看了不生气!”

  肯定有阴谋!亚瑟下意识想拒绝,可是过于在意到底是什么能让他笑成这幅模样,违心地点了点头。然后王耀把画了亚瑟脸的杯子给他看,亚瑟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下来了。

  他看着王耀颇不服地说:“我哪有那么丑?”

  王耀大笑着说:“你不觉得我画的很写实吗?”亚瑟哼地一声转过身不理他。

  王耀忙喊他等等,然后说:“哎呀我错了嘛!你可帅了!”亚瑟虽然知道他是半调侃的态度道歉可还是转了回去,其实本来就没真生气,他喜欢就由着他吧。

  王耀笑嘻嘻地说:“让你画回来呗!”然后就丢了个空白的纸杯过来。

   亚瑟接住差点被风吹偏而快掉下去的纸杯,拿起桌上的笔报复性地画着。先画一个不规则的圆然后加上两片黑色的叶子贴在额头两边,随笔一勾的黑痕当做扎起的马尾,故意将嘴和脸画得歪歪斜斜。

  刚举起来给王耀看,王耀认真地看了几眼,然后正经地评价这:“亚瑟你抽象画画得可以啊。好了这下扯平了!”亚瑟觉得虽然看起来好像报复了但还是有点不爽?

  然后王耀终于恢复了正常,让亚瑟对着纸杯说话,自己将纸杯口对着耳朵。亚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王耀已经期待地看着他了便轻声开口道:“王耀你是傻子吗?”

  亚瑟已经把杯子放下了,王耀却听不见任何声音。然后他对亚瑟说:“怎么听不到啊,不对啊,为什么其他人一试就行?你要不大声点?”

听到这句话亚瑟松了口气,还好没听到,不然他得炸毛。然后亚瑟非常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说:“大声点你不就直接听到了吗?”

  “对吼,那我们离远点。”王耀说完就往后退,亚瑟也往后退了一点点,但中间的绳子还是耷拉着。

  王耀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认真地对上亚瑟的眼睛。亚瑟见他那么较真勾了勾嘴角,用正常的响度说话:“谢谢你来到我身边。”王耀在那边还是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亚瑟见他这幅模样忽然将表情放缓了。

他站在光明中,阳光照在他的白色衬衫上,反射着白色的微光,被轻轻吹起的金色头发似乎比太阳还要耀眼。王耀见到忽然柔和起来的亚瑟有些没来由的触动,那双温柔沉稳的绿色眼眸对上了他的眼睛,王耀无意识地将杯子拉后了一点,但还是抵着耳朵,耷拉着的绳子被拉直,那人模糊却又渐渐清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动人心弦的话语:“喜欢你。”

  心跳声在风声中掩埋消散,可那股躁动的情绪无法被安抚。王耀忽然笑了,掩饰着耳尖的红,用手势让亚瑟将电话放到耳朵旁。亚瑟不清楚他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只是顺着他的意将电话放到耳朵那儿。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连成句子,仿佛带着炽热的温度,独属他的温度。亚瑟看向王耀,王耀一直看着亚瑟,当那双琥珀般精致的眸子对上另一双承包了所有温柔的眸子对上时,世界便在这一刻坠入爱河。

从回忆里钻出来,亚瑟勾着嘴角,只是怎么看都带着一丝苦涩。他将东西收好,看向床头照片里笑得耀眼的少年,隔着有些冰凉的玻璃框,抚上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乘着空无一人的公交车看着窗外闪过一成不变的风景,他手里捧着一支玫瑰。穿过无数立着的石碑,站在最远处的一块石碑旁,风带来的不知名花香萦绕在亚瑟黑色的身影旁。他将玫瑰放好。仍旧是酷暑,蝉仍旧不知烦地叫着,低声的最后一次告白被风切碎消散在空中,再没听到他在耳边轻声呢喃的声音了。


  ——END——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