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太太们更新了吗

杂食动物
偏all耀和红茶会,本命好茶
混迹aph圈,入圈其实不久
凹凸圈也混,欧美圈接触一点点
吃贱虫,虫绿和盾铁
只要是好粮都吃
偶尔写写文,更新不稳定,是的因为文笔渣
写文一般只写APH的
(只想吃不想产(头像本体

【好茶组】魔王和他的“童养媳”

♤有一点点冷战

♤有停着不开的车,sir终于有肉吃了

♤依旧连不上的剧情(我略了很多因为不想写啊哈哈哈_(:з」∠)_

♤说真想到偷太阳我就想到种太阳✺◟(∗❛ัᴗ❛ั∗)◞✺好了废话太多不好意思

♤再试试会不会被屏蔽。。。(ー`´ー)

前一段在这儿→http://quigengxiaonengshou678.lofter.com/post/1ed57733_10ad09f5



06#明天迟早会来#


   亚瑟最近有种说不上来的惆怅。王耀竟然不黏着他了!距离他出现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天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他也教了王耀不少魔界的东西,阴森的魔界也不可思议的出了一个月的太阳,亚瑟把这一切归结于王耀的出现,虽然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王耀成长得很快,仅仅一个月他自己长到能穿上一开始宽大的白袍了,他不再傻乎乎地缠着亚瑟要抱抱举高高也不再用那双软乎乎的小手攀上他的脖子弄乱他精心打理的头发,也不时不时就用他稚嫩软腻的声音调皮的喊他的名字然后又沉默。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亚瑟目光发散地对着旁边的弗朗西斯说道。被强制叫醒给人心理咨询的弗朗西斯非常不优雅的打了个哈欠。

 

“我说…孩子大了不黏人很正常好吗…大早上让我再睡会儿不行吗?”弗朗西斯略嫌弃回着。

  

“现在几点了?”亚瑟忽然回过神望着没拉帘的窗外。魔界一贯黑沉沉的天空在此时显得有些不正常。

 

“大概七八点吧…”弗朗西斯奇怪地看了亚瑟一眼然后回着。亚瑟有种不祥的预感。

 

  感受着已经冷却下来的房间温度,亚瑟想:之前一直那么冷的吗?床上小小的褶皱还没理平,小孩儿身上淡淡的暖阳气味还残留在他待过的地方。有种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觉。好吧,回归正常工作。亚瑟掩下那股自己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失落心情走出了房间。

 

弗朗西斯在他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也跟着来了,见亚瑟面无表情地从房间出来同情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说:“小亚蒂啊,别那么伤心,走,哥哥我带你去和姑娘们谈谈心。”

 

亚瑟嫌弃地拍开他的手,说:“要谈心你自己去谈。”

 

弗朗西斯见他这种状态稍稍放了点心,正准备恢复轻佻样来调戏亚瑟的时候还未说出的话堵在了口里。

 

“我要…去偷太阳。”

 

亚瑟眯着眼睛,绿色的眸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有些妖异,弗朗西斯看见他眼中的自信与兴奋,挑了挑眉。粗眉毛的本性终于暴露了…希望不要弄太大动静吧。弗朗西斯不对心的想。

 

07#偷太阳# 

 天界永远都是那么亮,任何事物似乎都会被这光明照得无所遁形。穿着统一白袍的天使们照常做这自己该做的事。


圣殿里某房间。一个金毛蓝瞳的天使嘴里不停地嚼着东西,盯着床上人的睡颜。柔顺的黑发在床上散开,如墨般在白色的床单上晕染开来,棱角分明的清秀脸庞少了一点生气。

 

阿尔弗雷德一点也不担忧地咔嚓咔嚓吃着膨胀食品,豪不在意地上掉了一堆碎屑。空气忽然出现了一阵魔力波动,阿尔弗雷德警惕地注意着周围,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时才转过头。

 

一个高大的铂金色毛发的妖精肩上坐着一个表情严肃的小孩子,这个孩子显然是躺床上那人的缩小版。阿尔弗雷德扔开手中的薯片。高兴地开口:“wang你终于回来了我看着你的尸体啊不对身体都快闷死了你有没有给我带吃的。”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随即阿尔弗雷德才注意到那个笑得很假的妖精从心里生出一丝不爽便又开口说道:“这头熊又是谁?”

 

伊万也打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看这个金毛不爽也开口说道:“耀你确定这个死胖子是天使吗?”

 

被望着的王耀从伊万肩上跳下来,无视空气中忽然出现的硝烟味走到床边,握住床上人的手,小小的身子在光影中渐渐消失。床上的人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金色的眸子重新闪着光。

 

王耀坐起身来,“你们两个…是要把对方看穿吗?”王耀开口阻止了他们爱的对视。阿尔弗雷德哼唧了一下,转头对王耀说:“wang你在魔界查到了什么啊对了魔界有什么好吃的你有没有带过来?”

 

王耀非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说:“你眼里只有吃是吗?没带,只带了伊万,你要吃就吃他。”

 

阿尔弗雷德还没说出什么抗拒的话,伊万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根水管笑眯眯地开口:“死胖子敢过来的话你就完蛋了。”

 

阿尔弗雷德显然不是个容易被威胁到的主,开口说:“我还没饿到要吃一头假惺惺的熊。”

王耀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们,说:“要打出去打,不要在这儿秀谢谢。阿尔弗雷德,和我出去,伊万你暂时先待这儿。”说着便无视伊万散发的黑气,拉着阿尔弗雷德出了房间。

 

把阿尔弗雷德拉到走廊王耀就对他说:“计划变动。”

阿尔弗雷德愣愣地盯着他,平光眼镜底下的蓝瞳开始认真起来,“怎么了?魔界有动静?”

王耀摇了摇头,说:“延迟出兵吧。”

阿尔弗雷德不解地说:“怎么了?魔界这颗毒瘤不应该尽早铲除吗?”

“之前是这样,但现在魔界搞不出事情,我们没必要打。”

 

“为…”

 

“没为什么就是这样。”王耀打断了他,然后转身就进了房间,还顺便告诉阿尔弗雷德他嘴边有碎屑。

 

王耀走进去对伊万说:“谢谢你带我回来伊万,你可以选择就在这儿或回去。”

 

“哎呀,小耀觉得我还可以回去吗?”伊万仍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王耀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笑了,说:“那么你就待这儿先吧。”于是他把两人都丢下自己出去呼吸天界的新鲜空气了。

 

王耀逛着逛着逛到了天界和魔界的边境处,守着结界的天使们不知为何不在了,王耀下意识感觉不好。一阵熟悉的魔力波动在身边出现,还没等他离开,一只修长冰冷的手就抓住了他。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不知名的怒气:“擅自离开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王耀转过头,差点就碰到亚瑟的嘴唇。他瞪大眼睛,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挣脱开他的手,说:“我不认识你,擅自闯天界你是想挑起战争吗?”

 

亚瑟勾起嘴角,靠着结界的柱子看着眼前这个装作不认识他的大王耀,故作恍然大悟地说:“噢!那真是不好意思,你长得太像我的童养媳了。”

 

王耀抽了抽眉角,随即皮笑肉不笑地说:“那太不巧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请你退回去吧。”

 

亚瑟思考了一下,上前挑起王耀的下巴说:“嗯……我觉得我很快就能找到了,并且他将再次属于我。”

 

他低头直视着有些僵硬的王耀,得意地笑着,然后消失了。王耀有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亚瑟带着军队出现在结界外时王耀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阿尔弗雷德也带着一直准备着的军队现在亚瑟对立面。王耀非常头疼地站在他身边。

 

“喂那边的恶魔!你是要宣战吗?!”阿尔弗雷德大声喊着。

 

亚瑟认真地说:“你们偷了我的东西,我只是来讨回而已。”

 

阿尔弗雷德一脸不明所以,转头问王耀:“你拿了他东西吗?”王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亚瑟看他们一个懵懂一个复杂的表情大声笑了起来,不知是对谁说:“你要是过来我就不开战了。”

 

王耀非常头疼,他估计了一下对方的实力,真要打我们损伤会很多,而且为了这么点事打起来怕是要被后人诟病啊…

他觉得自己亲自去那边侦查是个错误。亚瑟耐心地等着王耀的回答,阿尔弗雷德却等不及了,说:“凭口无据!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王耀没来得及阻止,亚瑟便盯着王耀,随即笑着开口:“你们偷了我的妻子。” 

 

08#从此魔王和他的童养媳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亚瑟你轻点…别…不要…”

  “嗯?什么?你说要?”

  “不是…啊…我错了…轻点轻点!”

  “下次还逃不逃了?”

  “不了不了…啊…嗯…你干嘛忽然停下来啊?!”

  “不是你说轻点吗?”

  “该死,我没叫你停下!你!”

  “我没力了,自己动吧。”

  “……啊……你这可恶的恶魔!”

  “嗯嗯……这对我来说是夸奖哦~对…就是这儿。”

  “可恶…嗯!呼……混蛋……没……没有下次了!”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

  纯洁的彼得表示他应该再去买对耳塞了。

         ——END——

 

不会开车。请自行脑补(其实我还蛮想开的没驾照翻了怎么办脑补更有遐想空间对吧) ✧(≖ ◡ ≖✿)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