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太太更新了吗

杂食动物
偏all耀和红茶会,本命好茶
混迹aph圈
年更丢人选手
偶尔写写文,更新不稳定,是的因为文笔渣
写文一般只写APH的
(很少产粮,慎fo慎fo(头像本体
仔细想想实在不知道叫什么那就叫咸蛋好了

【极东组】说谎

*我知道我超短小

*依旧渣文笔,依旧与文无关的标题

* 并不是为了不想填另一个坑【正直】

*小菊fa视角,国设,有ooc

=============================================

  “我什么都没做错吧……?’’本田菊握着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却又像是鼓励着自己般加大力气抓着刀。他垂帘看着眼前半跪在他面前和他相貌相近的东方人,眸光似乎黯淡了下来。那张原本清秀的脸上沾满血污,平日里总带着笑意的琥珀色眸子溢满了不可置信和恨意。本田菊看着他所谓的哥哥,残破的身子早已看不出昔日的繁华。这是他造成的吗?不是吧。我只是刚好需要哥哥的帮助而已,况且打开他家门的也不是我。本田菊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高高举起的武士刀正要砍下去。王耀却用自己的手直接抓住了刀刃。他的手无力地抓着,刀却是没有再下去了。

“你也和那群贪婪的家伙一样吗?”从王耀那儿传来的声音像是被撕裂过一样晦涩难听。“强者为尊,这是您教我的,中/国先生。”本田菊无动于衷,曈里依旧没有丝毫色彩的看着王耀。本田菊感受得到从刀上传来的颤抖,那人的手被染成暗红。被炸成废墟的城里受伤百姓的哀嚎声传入他们的耳朵,硝烟和血的味道充斥着他们的鼻腔。本田菊有些烦躁抽出了被抓着的刀。王耀低下头一闪而过的悲切他并没有看到。

“哈,我早知道的。”王耀沉闷而细微的自嘲本田菊并没有听清。不知名的情绪堵在本田菊胸口,他无法判断是什么,逐渐失去了和王耀耗下去的耐心。手起刀落,王耀这次再也无法抵抗。纯白的军服染上了灼眼的红,那人悄然倒下。曾经不可一世的国家败在了他的刀下,天朝的太阳沉没在海平面,新日将从富士山后升起,nini,不,中/国,你输了。将眼中最后一丝怜悯舍弃,本田菊收起刀转身向军营走去。

  

  藏在平和面罩下的恶魔终于破障而出,亲手铺着叠着尸体的道路。本田菊走在血海中。他是国家,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子民,他应该是没有错的。可是为什么站在他面前的是这个人呢?本田菊的刀终于被折断,金发青年笑眯眯地看着他,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他。本田菊不怕他开枪,他是国家,不会那么容易死。只是他怕这么一枪,他的子民,他这十几年抛弃自己身为人的感情所做的一切都将被这一弹击碎,这样就没意义了啊。血的味道还萦绕在鼻尖,他感受得到来自四面八方或讽刺,或仇恨,或兴奋,或绝望的眼神。然而最尖锐的眼神从阿尔弗雷德身后刺向他,黑色的血从伤口溢出,那人眼里淡漠着实刺眼。愤怒也好,仇恨也好,失望也好,唯独不想看到他这副模样。还未在脸上表现出的怨恨被热兵器融化,迸溅出来带着黑色的血在地上,衣服上,在世界上画着句号。恶魔被英雄赶走,掌声献给了在天晴过后的太阳下耀眼的金发青年。而在英雄背后冷静看着一切的东方男人撇过了脸。

 

  初春的暖阳被树叶切成碎片,散落在两人身上,风轻轻拂过,带着不知名的花香,有些甜腻地萦绕在一大一小的身边,树叶互相摩挲着,发出簌簌的轻响,一如那人轻语呢喃,柔和得不真切。本田菊窝在王耀怀里,王耀身上有股很淡很淡的茶香,柔顺的长发轻轻挠着他的脸颊,有些痒痒的,本田菊贪婪地享受着本不属于他的温暖。本田菊似乎有些不安,抬起头,瞳里的期待和忐忑不加掩藏的显露了出来。“您还会来吗?”本田菊用着稍显稚嫩的声音问着。王耀看到了他眼里的忐忑,伸出他的手摸了摸本田菊的头,“小菊如果乖乖的就会来哦。”得到承诺的本田菊的不安消去了,腼腆的点了点头,从王耀怀里出来,正经跪坐在王耀身边,引得王耀轻笑了出来。本田菊不解地看着那个笑得耀眼的人。

“小菊,过来。”王耀伸出手,唤着那小小的人。残余的笑意留在了那人弯弯的眼角上,如琥珀般的瞳眸映着扑向他怀里人的身影。就这一次吧,请让我任性那么一次吧。本田菊想着。王耀的左手包着本田菊手,用右手在他小小的手上比划着,横、竖、横折、横、竖、横、竖、横折、横、竖钩。两个字都是这样的笔画。本田菊显然有些难以辨认,因为刚学中文不久,只会说几句写却有些困难。本田菊抬头懵懂地看着王耀。温和轻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本田菊靠着的胸膛传来因发声而引起的轻微振动。“叫哥哥。”“哥…哥?”王耀俯下头在本田菊额头落下了一个吻,以代奖励。本田菊忙低下头,空着的手不自觉的摸着刚刚王耀亲的地方,脸上有些烧红。“哥…哥”本田菊低喃着,“就是兄长的意思哦。”王耀解释着。“兄长是可以依靠的人哦,所以小菊遇到困难就来尽管依靠我吧。”“嗯!哥哥。”

 

唤醒他的却不是梦里温柔笑着的人。骄傲的金发洋人坐在他身边,用着不容置疑的话语“和谈”着,眼镜掩饰着蓝色瞳孔里的野心和势在必得。本田菊只是看着门外的月亮发呆,无法拒绝只能接受了。富士山的太阳越升越高,那人的消息再也没听过了。

“嘿!菊,你要去看看中/国吗?”爽朗的青年问着跪坐在榻榻米前阅读文件的人。本田菊看着从上司那儿传来的消息。最近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交好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他垂下头,将心头那份糅杂着各种复杂情感的情绪压下。闷闷地回了一句:“嗯。”

  他没有看到王耀,无心听两家上司那番客套话的本田菊退了出去。出到院子里,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建筑,他行走在青石铺的小路上,昏黄的灯照着路,周边种着很多花,有叫得出名字的,有叫不出名字的,各种颜色均匀的分散着,并不觉得杂乱。越往前走周边的树就越多,岁月在树上刻着或深或浅的痕迹,微微弯着腰伫立在两边。本田菊却在此停下了脚步。

北京深秋的夜带着丝丝凉意,穿过叶缝的白色月光形成光柱,照散了些凛冽,细小的尘埃穿过的一道道白色光柱,柔和的照在树下躺在藤椅上穿着红色长衫睡着的身影。本田菊有些恍惚,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多久没有见到他了呢?不清楚。只是记忆中模糊的影子和面前棱角分明的清秀脸庞重合他才记起他的样子。没有伤痕,没有血污。本田菊目不转睛地用眼神描绘着他的样子,因为睡着而压散的黑发散乱的遮住了半张脸,本田菊从眉心看到带着淡淡血色的唇,停在唇那儿却没移开眼。他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俯下身轻轻贴上了那熟睡中人的唇。只一会儿便移开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王耀,确定他没醒后微微松了口气。

看够了便转身想走,却听见背后传来的声音:“小菊,转过身来。”本田菊僵硬地站直了身子,不敢回头看那人。身子却因这声唤不自觉转了回去。王耀倚在藤椅上,那双琥珀色的眸一瞬不瞬地望着他。本田菊被他盯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他不必这样,只是下意识的紧张。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王耀先开了口,“小菊,过来。”同样的话语,时境却不同了。他还是过了去,王耀看向月亮,天空像被泼了墨一般黑,轻薄的云像丝带般缠绕在明亮的月亮上。“月色真美呢,不是吗?”王耀有些淡泊的语气传到本田菊耳中。“你不必如此拘束,过来坐着吧。”王耀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张凳子自己从藤椅上下了来,坐在凳子上,转头看本田菊,本田菊只得坐下。草丛里传来蟋蟀的窃窃私语在寂静的夜里被无限放大。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两人平和地看着月亮,这对于他们来说太难得了。两人都不是健谈的人,再多的话语也被各种考虑压下,两人沉默着直到有人来找。

  

 回去的时候本田菊坐在轿车里看着车窗外在王耀家上司背后挂着官方式微笑的人,有股淡淡的遗憾浮现在心头。可是他还能说什么呢?很多事不是说原谅就能原谅的。“我们都是说谎家呢。”车缓缓向前进,沿着湖边的道路,离那人越来越远。

 

END.

评论
热度(6)

© 今天太太更新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