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太太们更新了吗

杂食动物
偏all耀和红茶会,本命好茶
混迹aph圈,入圈其实不久
凹凸圈也混,欧美圈接触一点点
吃贱虫,虫绿和盾铁
只要是好粮都吃
偶尔写写文,更新不稳定,是的因为文笔渣
写文一般只写APH的
(只想吃不想产(头像本体

【金钱组】茶(下)

*对不起拖了那么久【跪键盘跪搓衣板】
*因为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结尾了凑合看吧【啪】m(._.)m
*没错咱王老板就是老妖精
*注意最后女孩不是阿尔弗雷德亲女儿,不是!不是!不是!(猜猜吧估计容易猜?)
*这算HE?
*有ooc(早该打了)
=================================

喝完水之后阿尔弗雷德在茶馆里面无聊的逛了逛,茶馆还是他走之前的样子。他不禁想,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王耀是怎么过下去的?

他走到门口,坐在门槛上。青石巷上并没有人路过,这条路就这样一直一直延长着,伸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王耀下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在发呆。太阳像是被灯罩罩着,发出柔和的光线,洒在阿尔弗雷德脸上。带着丝凉意的风轻轻的拂起他金色的头发,那双平日里总是带着几分玩笑的蓝眸凝视着前方。

王耀这才发现那个曾经只有他腰那么高的孩子已经大了许多。曾经圆滑的脸庞现在也棱角分明。只有看到别人的变化时王耀才感觉到时间的悄然流逝。

王耀走到阿尔弗雷德身边和他一起坐下。阿尔弗雷德回过神来,发现王耀笑吟吟地盯着他。阿尔弗雷德被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转过头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叹一下曾经那个可爱的小胖子怎么忽然就长大了。”

“我也很想感叹一下你到底怎么长的,老妖精。”阿尔弗雷德轻轻掐了掐王耀好像要嫩出水的小脸蛋,意外的好捏。

王耀拍开阿尔弗雷德的爪子,说:“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和长辈能这样说话。”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开口了:“你不好奇我来找你的真正原因吗?”王耀没看他,回了一句:“我不问你总会说的。”阿尔弗雷德又不说话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Wang,和我回美国好不好?”阿尔弗雷德忽然转头看着王耀。 王耀也转头,眼神里带着一丝不解。

阿尔弗雷德忽然笑了,蓝色的眼里溢满了认真,他轻声说道:“Wang,我喜欢你。”

王耀仍旧是那副平淡的样子,他转头看向外面,过了好久才说道:“阿尔弗,这个词或许不该和我说。因为你还太小,我也没有办法回应你。”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但不免还是有些失望。

“是因为本田菊吗?”

王耀回头看他,不曾有过波澜的瞳深处被阿尔弗雷德说的话溅起一丝涟漪。他轻轻皱着眉,随即叹了口气。

“阿尔弗,这些事你怎么查到的?”

阿尔弗雷德闷闷地说:“以前偷溜去你房间的时候,你做噩梦说梦话的时候,父母无意间谈到的时候。都有那个人的名字。不好奇就怪了。” 转而阿尔弗雷德又说:“可是Wang,你知道的,本田菊死了。”

王耀像是被唤醒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闪而过的阴沉被阿尔弗雷德看见了。阿尔弗雷德对于一个死去的人还能牵动前这个总是一副冷淡样子的人情绪的反应感到不爽。

他忽然趁王耀不注意贴上了他的唇,不熟练的像是小孩子发泄般啃咬着。王耀愣了会儿神,随即马上反应过来推开了阿尔弗雷德。离开那柔软后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满,盯着王耀微微红肿的嘴唇。

忽然反应过来他刚刚做了什么,猛地站起身,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王耀本想叫住他,却不经意瞥见了阿尔弗雷德耳根的红。他笑了笑,轻声说:“果然还是个孩子嘛。”

阿尔弗雷德往前跑了好远,慢慢地停下了。他忽然想到:“不对啊,我干嘛要跑?”回过头,看不见茶馆了。他靠着墙缓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就想起了刚刚吻王耀的时候。第一次主动吻人的小英雄害羞了。王耀的唇,真软啊,但有股淡淡的苦味。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啊啊,我干嘛那么怂跑了出来啊!现在要怎么回去啊啊啊。他干脆蹲了下来,将脸埋在了臂弯里,想着晚一点再回去吧。

天已经暗下来了,月亮已经在远处升了上来,宣告着白昼的结束。阿尔弗雷德悄悄溜回茶馆,门还开着。他蹑手蹑脚的钻了进去。茶馆里黑乎乎的,也只剩月亮发出的微弱的光为阿尔弗雷德照明,但也没多大作用。王耀不知道去哪儿了,阿尔弗雷德没看到他微微松了口气。

他轻手轻脚地上楼,但是上了年纪的茶馆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响声。阿尔弗雷德来到王耀的房间,探出个头看向里面。果然,他又坐在窗前发呆了。柔和的月光洒在王耀身上,反射着淡淡的白光。他的眼睛半眯着,沉稳的气息萦绕在他身旁,像是垂暮的老人。王耀轻轻转过头,那双平淡的棕色的眸子看向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才正确。

两人互盯了一会儿,终是阿尔弗雷德败下阵来。低着头走了进入,随便拉了张凳子坐下来,视线却是不敢对上王耀那双好看的过分的眼睛。过了好久,阿尔弗雷德头都低酸的时候,一只手在他头上揉了揉。接着就是王耀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阿尔弗,一直低着头可不像英雄啊。”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这个场景像是与记忆深处的什么重合了似的。

“Wang,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阿尔弗雷德咧开嘴,看着王耀笑着。忽然他感觉一道阴影扑了过来,感觉到唇上忽然多出来的柔软阿尔弗雷德有些懵。直到他看到王耀那双琥珀色的瞳里带着俏皮的笑意,他才猛得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主动让这位小英雄慌了神,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王耀已经将只是贴着的唇移开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的脸有些发愣。王耀叹了口气,轻轻弹了弹阿尔弗雷德的额头,好笑地说道:“傻了呀?”阿尔弗雷德还真点了点,随即又摇摇头。他忽然抓住王耀的肩,认真地看着他,忽然说了一句:“Wang,再亲我一次。”王耀一爪子拍开他,嫌弃地看着他:“你当这是市场卖菜啊?”阿尔弗雷德嘿嘿一笑,开心地说:“Wang,那你这是答应我了吗?”

“没有噢。”王耀忽然说。“阿尔弗。或许这是我的回答吧,但我不会离开茶馆。”

“Wang……”阿尔弗雷德刚想说话就被王耀塞了一口菓子。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可以从对方的眼里看到愣神的自己。

“阿尔弗,我和你终究不一样。你还太小或许不明白。就像每个人喝茶,品出来的味道都有各不同。你以后会遇到更多人,遇到各种事。我不过是你漫长人生中擦肩的路人,你可以走很远很远,我则只能停留在过去。”

阿尔弗雷德忽然觉得王耀的身影黯淡了许多,脆弱的像是快要消失那样。他脱口而出:“Wang,我会永远的陪着你的。”

“阿尔弗,这个字眼对我来说过于奢侈了。曾经也有几个人这么对我说过。不过也成了‘曾经’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看月亮吗?有人对我说过,不管时间怎么变化,不曾改变的都只有永恒的东西。身边的时间不管怎么流逝,那轮月始终就那样高高的事不关己的挂在哪儿,我却只有看着这样冷漠的东西才能寻回‘曾经’”

王耀那天晚上说了很多话,虽然阿尔弗雷德都听不懂,但有一点他是明白了。王耀厌倦了永恒。

阿尔弗雷德离开茶馆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天气晴朗得出奇,王耀站在茶馆二楼,阁窗的阴影打在他身上,阿尔弗雷德却清楚地看到他是笑着的。或许是因为处在阴影里,王耀的红色身影有些黯淡。王耀的嘴唇动了动,阿尔弗雷德看到了。却是转过了头走了。

“对不起。谢谢你。”

阿尔弗雷德笨拙地摆弄着茶具,学着很久以前某人泡茶的模样,却是做不出那人那般优雅自然的动作。

“爸爸,你在做什么呀?”一个黑发的女孩用这稚嫩的嗓音问着。

阿尔弗雷德看着她扎着低马尾的“女儿”,笑着说:“我在表演一个绝活给你看!”

“可是爸爸,你看起来好滑稽啊!”女孩捂着嘴,琥珀色的眼瞳里全是笑意。阿尔弗雷德摸摸她的头,将用小茶杯装着的茶递给她,说:“尝尝好不好喝?”女孩轻轻抿了一口,随即说:“茶很好喝,可是爸爸你泡的一般。”阿尔弗雷德对她的嫌弃表示无奈。自己尝了一口,却又放下了。

“我果然,还是不喜欢喝茶。”

END.

(我知道烂尾了T_T)

评论(3)

热度(17)